乌鸦炸酱面

在路边见到一只被遗弃的娃娃,初冬的上海有些冷,打了个哆嗦。

在一条去图书馆的必经之路上,我注意到了她。黑瘦、精神似乎有些失常。紧抱着一床不算干净的白色棉被,蜷缩在一只横倒着的被遗弃的沙发上,完全不理会周围人异样的目光。之后的几天,她每天都会出现在同样的地方,抱着同样的白色棉被。不同的是她身下的沙发换了一只又一只。一度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感。进入十月后的第8个夜晚,微凉。我又见到了她,还是那床白色的棉被,但已经没有沙发了。

3年前的一个下午,我在南市图书馆一觉睡醒,无所事事地望着窗外忽然觉得一切很有意思:窗里的人通过窗户这个媒介了解外面的世界,而窗外的人又通过窗户窥视里面的世界。一扇窗两个世界,这便是窗里窗外的由来。3年里我花了不少时间拍了一些素材,力图实现一次完整的表达,然而这一切随着一次移动硬盘的意外损坏戛然而止…